做时间的朋友-我最近的学习和思考

职场情商
陈文中小站
 1.11w
2020-01-02

最近花时间关注了下高瓴资本的张磊,对其投资哲学深表认同,例如做时间的朋友,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等等很多,其实不管投资,创业,还是职业生涯的选择都是同样的道理。

我在几年前有一些相对来说不错的机会,但过于看重眼前的利益,而舍弃了,至今想来有些可惜。真正具有大局观的人,会选择未来3到5年或更长的时间,思考行业趋势,小心求证,而大胆下注,而不拘泥于眼前的蝇头小利。

以下是我搜集整理的张磊核心观点,觉得很有启发,并反复看了很多遍,在这里分享给大家。

1. 对于投资来说,简单和不简单的事或许相似:如何保持内心的平静,在不断的市场诘问和自我拷问中,不随波逐流,最需要的是深植行业、企业及市场的卓越研究能力和强大自我约束的投资初心。

2. “花足够多的时间,做最好公司的朋友”。这种长期坚持和信赖,来源于充分的理性判断和风险认知,以及发自内心的勇气和诚实

3. 个体认知的局限和市场变化的混沌天然构成了矛盾。正是这样,在漫漫修远的求知路上,怀谦卑之心,长期关注“可预期、可展望、可想象”的有限关键变量,进而回归研究本质——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,找到企业创新发展的“护城河”,从而做出最佳决策

4. 不管是在哪一个阶段,一定要创造价值。背后更深的哲学,实际上来自我们中国,甚至其实从先秦诸子里面就讲,老子的守正用奇,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

5. 大多数人往往重视回报,少数人管理风险,却极少有人关注成本,极少有人真正理解时间的价值

6. 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,真正有格局观、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,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,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。所以我们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、中期、晚期、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。而非投一个 IPO,上市卖掉,再不停地找

7. 我的投资理念的最核心之处就是,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。特别少的人,特别少的公司能够有这个格局、执行力、能够把公司愿景推到那么高的高度,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

8. 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,一种是零和游戏,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。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,比如 pre-IPO 这种,我个人是不相信零和游戏的。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。资本不能创造价值,我是不会投资的

9. 什么是关键时点?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。关键变化是什么呢?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,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。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,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去跟别人有不同的观点,而且是产生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

10. 把最好的生意模式带给最好的企业家。各种生意模式都有非常不同的变化。比如说简单的是卖产品的,但是如果提升附加值就可能变成卖服务,如果再抓住关键机会可能变成一个平台,使卖产品和卖服务的人都可以用这个平台。生意模式博大精深,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企业家能看清楚生意的本质是什么,他的理念和格局观就是不一样的

11. 我们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选到最合适的企业家。这个人能不能既有格局观,又有执行力,还有很深的对变化的敏感,以及对事物本质的理解,我觉得这种人很难找,大部分人都是在某一时期对某一方面会很好,但是有的人能够通过和外面的交流把自己提升

12. 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,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,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,能够深挖自己的“护城河”,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。如果一家企业亘古不变,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。我最看重的“护城河”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去挖造的护城河,这些人能不断地根据变化作出反应。

13.那些赚快钱的人逐渐会发现他的路越走越窄,坚持做长期事的人的路才会越走越宽。自己要颠覆自己?;痪浠八?,我对护城河的理解,实际上是一个动态的变化中的护城河。这个护城河的核心就是一句话,能不能不断地、疯狂地,创造长期价值。如果你不能够创造长期价值,这个护城河就是纸老虎。

14. 我最佩服的人有两个,一个是巴菲特,一个是大卫·斯文森。这两个人我都有机会比较近距离的接触。我最佩服巴菲特的首先是他的投资能力。另外我也十分佩服他是一个具有强烈同理心的人,英文就是 empathy。我很喜欢这种有同理心的人;

同理心能使他更好地去了解年轻人,了解和他不一样的人,了解管理层。所以今天我经常和我的管理人员说需要有同理心,这点我从他身上学到的。每个人都习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。我觉得这个同理心对于投资,人生,甚至家庭、人际关系,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

15. 成功的投资人需要有哪些特质?我在 2005 年创建公司的时候,我对我想招的员工的特质说了三个词,就是好奇、独立与诚实

16. 我常常给创业者建议,要学朱元璋“广积粮,高筑墙,缓称王”。这个战略在创业中有效,也同样适用于你我的生活。做时间的朋友,需要极强的自我约束力和发自内心的责任感。

参与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