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個鼓吹快速成功的世界,堅持一點熱愛

職場情商
張良計
 7632
2019-10-09

很多朋友以為我是專職寫公眾號的,其實不是。

公眾號只是我的一項業余愛好,我的主業是在廣告公司上班。如果按自媒體上那種“年薪XXX”的評判標準來看,目前做得還可以,生活糊口沒太大問題。

然而,我很少在公眾號上聊到這份主業工作。因為看我文章的朋友,可能在這一行做的比較少,所以講得太多我怕會有理解門檻。

但這段時間我回顧了一下自己的職業生涯發現,行業可能不同,但有些道理是相通的。無論你是從事廣告,還是做程序員,做銷售,做財務,做設計,都有一些共性的東西在里面。

因此趁著假期,我花了幾天時間把這些碎片化的思考整理出來。這其中有我對自己工作的反思和復盤,以及對人生的思考和未來的想法。

寫完后才發現,有些道理如果10年前就知道,后面或許能少走許多彎路。

但我不后悔走彎路。

如果人生太一帆風順,你的抗擊打能力會直線下降。我不喜歡變成一個活在?;ど±锏娜?,因為?;ど∽苡幸惶旎岢返?。到時候如果真憑自己本事在這個社會立足,我不想變得手足無措。

今天文章的主題其實只有兩個字,熱愛。

為什么想到寫這個?

因為當我回顧自己職業生涯的成長,試圖總結出一個關鍵詞時,“熱愛”是我能得到的唯一答案。它支持我一路走到現在。

如今“熱愛”遠不如“風口”,“閉環”,“指數級成長”這些詞聽起來那么高大上,甚至還有些簡陋。

而我們每天也被自媒體創造的各種新概念洗腦,去追逐所謂“成功的快速法則”,卻忘了那些已經被無數次證明過的,最簡單的道理。

拿廣告行業來說,每隔一段時間就有“XX已死”,“XX失效了”,“XX即將滅亡”的言論在朋友圈里被瘋狂轉發,以至于有同行說我們做的是不是殯葬工作。

但這個行業里最質樸的一些東西卻沒有人拿來討論,反而是許多為了博眼球的所謂大V,生搬硬造了一大堆新名詞出來。

這跟如今的互聯網行業倒頗有幾分類似。我很不喜歡這種行為。

但凡在這個行業里工作了5年以上,有一點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就會發現,這不過還是新瓶裝舊酒的把戲。不去研究怎么把舊酒做得濃香醇厚,反而是把新瓶弄得花里胡哨,這是本末倒置。

想把一份工作做好,一定是要全身心投入進去的。

如果只是每天機械式地重復命令,或者整天想著怎么短期內快速獲利,這都不可能把事情做得專業和長久。

我熱愛這份工作,不僅是因為它讓我獲得了物質回報,而是我覺得自己天生就適合干這個。

這個世界上任何工作都是這樣。你如果只是為了養家糊口賺錢,你的原動力是很差的。因為一旦你發現這個事情帶來的回報不如預期時,很可能就會放棄或者轉行。

可如果你做一件事的原動力是熱愛,那就不一樣了。因為這時你投入了自己最重要的一個東西。

感情。

或者說,愛。

你愛它,即使它暫時不能帶給你豐厚的回報。你愛它,即使它有時候會傷了你的心。

愛,是最偉大的精神動力。

其實廣告是一個入行門檻極低的行業,也是一個容易年少成名的行業。

我20歲出頭那會還是個懵懂小新,但已經知道這行業里許多傳奇人物。有的入行兩三年就已經在國際舞臺上嶄露頭角,有的30歲不到就已經成為國際知名廣告集團的策略總監,有的憑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為公司贏下上億的業務,有的憑一條廣告片就讓自己全國聞名......

像每一部熱血動漫里的廢柴男主角一樣,一開始我對各種大神充滿了崇拜與憧憬,也幻想著自己在這一行可以闖出一番天地。

但可惜我的起點非常低,啥技能都不會。既不是廣告專業畢業,PPT也做得慘不忍睹,Excel半生不熟,更不會設計畫圖寫文案,畢業的學校也不咋地。

要是擱現在,我應該是在智聯上投簡歷2個月沒人理的類型。

后來是誤打誤撞進了一家小公司。這公司剛成立,也沒什么名氣,恰好我也是,于是“一拍即合”。我從最底層的策略分析師開始做起,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。

頭兩年時間,我也經歷過諸如被逼在客戶會議室門口現場寫PPT,周末在外面唱KTV突然被電話叫進公司加班等情況。

但我始終覺得,這應該是磨練吧。去哪個行業做都會這樣,這世界上永遠有人比你慘。雖然有挫折,但誰叫我喜歡呢。自己選的路,含著淚也要走完么不是。

過了一年我跳槽到第二家廣告公司,經驗和技能也開始有了變化和成長。那時發生的一件事情,讓我徹底堅定了要做這一行的想法。

那是我最享受做廣告的時候。不為名也不為利,就是單純享受這個過程。

2012年,有個叫龍璽杰青的廣告比賽在上海舉行。負責籌辦賽事的,是廣告業內挺有名的幾個大佬。

比賽規則,是上海每家廣告公司出兩個人來組隊。然后在24小時內根據組委會出具的項目簡報,來做一份創意方案。

比賽評審全是中國廣告界有頭有臉的大人物。很多以前只在雜志電視上看到的大佬,那次比賽我一次見了個全。

當時華東賽區的比賽場地設在復旦大學,全上海有20幾家廣告公司都派了人來參加。這里面既有各大知名4A外資公司,也有許多本土有名的廣告公司。

至今我還記得當年比賽的項目簡報,是從10個本土品牌和10個國際品牌里各挑選一個,來做品牌聯合推廣。

如今這種聯名廣告已經爛大街,但在當年還比較新鮮。所以其實從項目簡報來看,這就挺有創意的。

我清楚地記得我和搭檔選了一個小天鵝電器,和漢堡王。

得出這么詭異的搭配,純粹是因為我們覺得其他組肯定都會選相對容易的組合去想,比如珠寶+文具,洗衣液+汽車。

我們這兩個品牌完全八竿子打不著,所以從策略上來講第一步就已經出其不意??山酉呂此伎即匆獾墓倘幢緩鶯荽蛄?,簡直就是腦暴災難。

拿到項目簡報后,我和搭檔回到公司想破了腦袋都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切入點。這就像如今寫公眾號文章一樣,選題想不出來即使你再會寫也沒用。

后來那個創意怎么想出來的我已經忘了。我只記得是做了個夢,醒來之后趕緊在紙上刷刷刷寫了一行字。搭檔看到后馬上眼睛放光,拍手就說干。

當時我們想的創意策略很簡單:

能量轉換。

落實到思路,就是把漢堡里蘊含的熱量,通過創意形式轉換成電器運轉所需要的電量。

再加上當時正值冬天,微博上很流行一種隨手拍解救流浪貓狗的活動。結合我們的創意思路,最終提出來一個概念,叫“正能量生命站”。

具體到執行層面,我們想建立一個救助流浪貓狗的空調暖房。里面全部使用小天鵝品牌的空調,但這些空調的運轉需要人們去購買漢堡王的漢堡來實現。

消費者每購買一個漢堡,就會獲得一張對應的能量轉換卡,這張卡上記錄了漢堡所含的卡路里熱量。

當把能量轉化卡插入到特制的充電卡槽中時,就能給暖房里的空調帶來電量運轉。買的漢堡越多,空調能運轉的時間就越長,流浪貓狗就能在里面享受更久的溫暖。

簡單說,就是把人們購買高熱量食品的“罪惡感”,變成了一種慈善的公益。

我還記得當時我們是倒數第二組進去賽場提案的。經歷過前面十幾組的演講,評委們都已經疲憊不堪??墑塹蔽頤前汛匆夥槳附餐?,坐席上所有評委都站起來鼓掌。

這簡直是我做這一行以來最開心的時刻。

直到現在我電腦里還保留著當年這個創意方案。雖然以現在的眼光來看,其實非常粗糙。但這段經歷,卻是少有的讓我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現在看起來很簡陋的方案,我卻一直保留在電腦里

2012年那個冬天,我一個月就拿5000塊工資,每天上下班趕2個小時地鐵,中午吃20塊的盒飯,卻覺得做廣告真是太TM有意思了。

即使往后在工作上也遇到過許多阻礙和壓力,被客戶挑戰,被老板訓斥,被同事穿小鞋,但我始終記得那個冬日的下午,我和搭檔站在復旦大學的演講臺上,面對著全場評委們炯炯有神的目光,和熱烈的鼓掌。

這個榮耀時刻,是我堅持做廣告的原動力。

后來隨著經驗、職位和薪資的增長,我越來越多感受到了這種時刻??閃硪環矯?,身邊許多做這一行的好友卻紛紛離去,投入到更火熱的互聯網行業,去別的領域里創業,或者去做自媒體。

我也開始對自己的熱愛產生懷疑,覺得廣告是一個吃青春飯的行業,如果到了30歲、35歲、40歲自己是不是還能有這份熱愛?

直到后來做了公眾號我才發現,熱愛這個東西并不是一成不變的。

說到這個,當時我以為是山窮水盡,沒想到卻是柳暗花明。

2016年的時候,我和幾個朋友創業做了一個幫大學生做簡歷的網站。網站做好了沒錢做推廣,于是我就跑到知乎上去發帖自問自答。

如今那篇廣告軟文的話題在知乎職場類內容里常年排名前十,已經有將近5000萬的閱讀量。那段期間給我們網站帶來了好幾萬的新增用戶。

我只是把自己畢業后的一段工作經歷和感悟記錄了下來,沒想到居然有這么多人看。

后來網站沒做成,寫職場的廣告軟文卻火了。我就想,要不開個公眾號來專門寫字吧

這一做就是三年。

剛開公眾號的時候漲粉很慢。我還記得那時候從0到100個粉絲,我都是一個個去看人家頭像,回想是從哪個渠道過來的。

這種興奮感跟當年參加廣告節比賽一樣,我一分錢沒賺反而做網站還虧了錢,但看到這么多人喜歡我的文章就特別滿足。

當年那篇在網上被瘋狂轉載的《如何培養高薪人士的邏輯思維力》,就是在這個環境下寫出來的。后來許多人還把我的文章做成PPT教材給公司內部員工培訓使用(雖然我覺得都沒有我自己做的PPT好看哈哈)。

我也把自己的干貨文章做成了PPT教材

然而寫公眾號的過程也并不是一帆風順。

因為這和做廣告很像,是一個依靠靈感的工作。有時候靈感來了,文思如泉涌,一篇文章唰唰唰兩小時就寫好。靈感沒來,想三天三夜也寫不出50個字。

這時候我也會感到迷茫,糾結甚至自我否定,是不是寫不出好東西了。這期間我也嘗試過去聽網上一些公眾號大咖的寫作方法論,但后來發現不適合自己。

因為太功利了。

他們的方法充滿了理科生的思維和技巧,唯獨缺乏對文字的熱愛。一旦哪一天公眾號不流行了,他們完全可以把這些方法論復制到別的平臺上去,可以是視頻,可以是漫畫,也可以是其他。

但我不想這樣。我總覺得想要長久地做一件事情,起碼還是要帶一些感情的吧。

后來幫我度過這些艱難時刻的是什么呢?還是熱愛。

但此時的熱愛和做廣告時已經有所不同。如果說以前的熱愛,是因為找到了一片讓我能肆意發揮的空間,那么這次的熱愛,是我想自己去創造一個舞臺。

寫不出東西來,我就投入到火熱的工作生活中去,認真記錄日??吹降南窒?,朋友的故事,別人的思考。

沒有靈感,我就主動去尋找靈感。微信上有個叫“文件傳輸助手”的功能,我把它當做長期素材記錄本。一旦看到什么新聞,想到什么觀點或故事,我都馬上寫在里面。

日常記錄自己想到的觀點和靈感

有一次我清楚地記得,早上四點鐘的時候迷迷糊糊想到一個東西,我就趕緊打開電腦,奮筆疾書寫了下來,寫完之后又趕緊躺下睡去。

我至今沒寫過一篇10W+(反而是被其他大號轉載出了一大堆10W+,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命),但我一點也不喪氣。

因為我單純就是喜歡寫字而已。

現在這個舞臺被我創造出來了,我就很高興。

后面接一些廣告,做一些商業化推廣,賺了一點錢,在我看來都是附屬品。因為我并不是以此為目的才開的這個公眾號。

再之后越做越順。后面陸續還出過書,開過講座,做過直播,而這些經歷,反而又變成我做廣告時不可多得的經驗,反哺到我的主業工作里。

很多時候客戶想做新媒體推廣來問我意見,我能馬上寫出精準狠的策略出來讓對方嘆服。比起其他廣告公司里做策略的人,我的經驗更有說服力,因為我本身就是做這個的。

這種既當球員又當裁判的經歷,讓我顯得很特殊。這一點,也是我做公眾號之前從未想到過的。

看到這里,也許大家會明白為什么文章開頭我會說,對自己的職業生涯總結只有兩個字了吧。如果沒有對廣告的熱愛,對文字的熱愛,我不可能走到今天。

而熱愛,是一個可以隨著時間和經歷的變化,而不斷進化的東西。

最開始,我以為自己熱愛的是做廣告,后來我以為自己喜歡寫文章,但其實都不是。

直到今天我才知道,我所熱愛的,是把自己內心的創意與想法展現給別人看,并獲得認同的一種感覺。

做廣告是一種展現形式,寫公眾號是一種展現形式,做直播、寫書、開講座都是展現形式。

這份熱愛,從我的第一份工作開始,逐漸進化成一種自我認知。我清晰地知道自己擅長做什么,并且在往后的人生中始終貫徹這個大方向,去嘗試不同的展現可能。

但是,它們都不會偏離這份自我認知。

這是一種從表象抽離出本質,再由本質反演到更多表象的過程。

我花了10年時間才明白這個道理,雖然走過一些彎路,但我依然很慶幸。因為我知道未來人生的道路可以怎么走,而這一切都要感謝最初的那份熱愛。

我曾收到過許多朋友的咨詢,他們大多手上做著一份不怎么喜歡卻還能有穩定收入的工作,卻時?;岣械矯悅?。

我沒有權力去指點他人的人生,但我會分享自己的感受:

如果我手上做的這份工作我不夠喜歡,也不愿意主動投入精力去了解它,學習它,深究它,熱愛它,僅僅因為這是一份能讓我賺取生活費而不得已做的事,我200%選擇不做。

因為我不會為了把它做到極致而去拼命,這會讓我覺得自己活得太平庸。

我堅信一個人如果單純為了賺錢去工作,那肯定很難賺到大錢。

因為在追逐金錢的過程中,你用的是風險管理的思考模式。你會考慮及時止損,會考慮如何最大化收益,會各種騰挪躲閃來避開風險。

換句話說,一切都可以計算,一切都不是驚喜。

但人生怎么可能像數學、金融或投資那樣,有那么多公式去計算得失呢?如果真是這樣,那也太無聊了。

人生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巧克力是什么味道。它充滿了各種不確定的巧合,等待你去發現和開啟。

而熱愛,就是打開這些巧合的鑰匙。

就像喬布斯當年讀書的時候,并沒有想到自己喜歡研究藝術字會對以后蘋果的Mac 電腦產生那么大的影響。他那時單純只是喜歡而已。

后來他在斯坦福大學演講的一段話被廣為傳頌:

“你不可能充滿預見性地將生命中的點滴都串聯起來,只有你在回頭看時才會發現它們之間的聯系?!?/span>

這種聯系在當時來看未必有因果關系,只有當你回顧人生的時候才會恍然大悟,它們早已給你帶來不可估量的收獲。

只要你發現自己手上做的這個事情還挺喜歡,并且也能產生價值帶來回報,哪怕這個回報一開始微不足道,都不妨多堅持一下。更大的驚喜也許就在后面。

這才是讓我感悟最深的一點:

人生中所有的柳暗花明,其實都早已埋下了伏筆。

熱愛,就是那顆種子。

參與討論